• <dd id="hrgnc"><legend id="hrgnc"></legend></dd>

  • <sup id="hrgnc"><ol id="hrgnc"></ol></sup>
      1. <dd id="hrgnc"></dd>

        <div id="hrgnc"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hrgnc"><legend id="hrgnc"></legend></div>

      2. 您的位置 : 果粒小說網 > 小說資訊 > 月臺難載相思淚落小姐_月臺難載相思淚落小姐小說閱讀

        月臺難載相思淚落小姐_月臺難載相思淚落小姐小說閱讀

        今天小編帶來月臺難載相思淚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柏景煥,鄔思思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落小姐,訂婚的前一晚,她被人灌醉爬上他的床,訂婚現場,她還來不及說話,卻被拉上臺取消了婚約,她被迫遠赴美國,一走五年!五年后,她華麗歸來,誓要翻云覆雨!

        第1章取消婚禮

        景城,深夜。

        細雨渲染了整個天空。喧囂落幕,寧靜彌漫。

        鄔思思渾身酸痛的醒來,艱難的挪動著身子,可是扭頭的瞬間,一張睡顏兀自闖入她的視線。

        男人濃密的睫毛在眼瞼處投下一片陰影,他高挺的鼻子,微薄的嘴唇。正埋首于她的肩膀。

        呼吸淺淺,噴灑在脖頸處。酥麻感一點一點的爬上來。

        鄔思思的心猛地一跳,臉色一變再變。

        竟然是柏景煥。

        她居然在訂婚的前一個晚上,睡了自己未來的大伯哥!

        記憶伴隨著頭痛瘋狂的涌入。昨天晚上她喝下唐琛麗遞過來的飲料,意識就不清楚了。昨晚……她隨了心,動了情。

        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情感似乎跟著酒精一起發酵,翻滾,醞釀出新一輪的情愫。

        他為什么不推開她?他不是一直對自己不屑一顧的嗎?

        腦袋幾乎要炸開,胡思亂想之際,手機忽然響起來。

        這聲音簡直就是深水炸彈,鄔思思幾乎是整個人跳起來,觸電似跳下床,拿起手機,按滅。

        下意識扭頭,發現男人沒有被驚醒,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她根本沒有做好準備面對。深深地看著床上的男人,似是想要將他五官精致深深地印刻在腦海里。

        收回目光,鄔思思彎腰撿起地上凌亂的衣服。

        雙腿之間疼的厲害。她忍著疼穿上衣服,將身上的青青紫紫遮住。

        大床上,男人還在沉睡。

        如果他知道昨晚躺在身邊的女人是她,會怎么樣?

        鄔思思不敢讓他知道,只能連滾帶爬做賊似的離開酒店,手機又響了。

        是她繼母林尋春的聲音,電話那邊的背景很嘈雜,“思思,你人呢?今天可是你和景同訂婚的大日子,不能遲到。快點來彩陽酒店!”

        鄔思思剛想要說什么,電話就已經掛掉了。

        可她的解釋還在喉嚨底下。看著手機,她只覺得一陣頭疼。

        她怎么會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她和柏景同訂婚的日子。只是,她昨晚睡了人家哥哥,如今這要她怎么面對?

        她無措的抱著手機,對著人來人往的馬路發呆。

        怎么辦?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柏景煥被一連串的電話轟炸叫醒。他不耐的皺眉,拿起手機毫不客氣的扔掉。

        精貴的手機被重重的砸在地板上,發出沉悶的聲音,

        下一瞬,柏景煥猛地起身,撿起手機,深邃的眸子縈繞著清冽。

        “大哥,你人去哪兒呢?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?這么重要的日子你可不能不來啊。”弟弟柏景同催促,眼底含笑。

        男人沒有說話,卻顰眉發現了眼前的狼藉。襯衫被胡亂的扔在了地上,扣子散亂,黑色的西裝褲掛在沙發上,曖昧的痕跡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昨晚……

        該死的,他什么都想不起來了。

        柏景煥陰沉著臉,蠕動喉嚨,發出一個簡單的音節,“恩。”

        “大哥,我就在彩陽酒店。你快點過來吧,訂婚宴馬上就要開始了。”柏景同依舊溫柔。

        柏景煥點了根煙,深吸一口氣,“好。我馬上過來。”

        掛斷電話,他卻沒有立馬起來,鷹眸陰戾觀察著房間,目能所及滿是凌亂。伸手撫摸床單上的猩紅,臉色陰沉。

        昨晚,她是第一次。她是誰?現在在哪兒?昨晚是怎么來的?

        “三哥,怎么了?”電話那頭,簡天華懶洋洋的聲音傳過來,“這么早。”

        “秋后算賬。”簡單的四個字,讓那邊的嬉鬧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許久,簡天華才干笑幾聲, “昨晚,這不是大家看你太沉悶了,就讓你放松一下嘛。但是下手不重的,放心不會影響日后生活的。”

        可以強調“日后”,帶著一點不懷好意的調笑。

        沒好氣的掛斷電話,柏景煥起身換衣服。目光深沉,掠過沙發。

        上面滿是斑駁,看來昨晚他并沒有溫柔以待。

        眸子略深。

        食髓知味,甘之如飴。

        這個女人的味道,很甜。

        彎腰撿起地上掉落的耳環,瞇縫著眸子看了很久,鬼使神差的。

        放入口袋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彩陽酒店,是景城赫赫有名的五星級大酒店。

        今天是鄔家和柏家聯姻的大日子,規模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鄔思思遠遠就看到兩方賓客相互打招呼,場面頗為熱鬧。心里隱約不安。還是硬著頭皮迎上去。

        她要結束這一場訂婚宴,結束這個錯誤!

        “我說你昨晚去哪兒了!”鄔欣然一把拉過她,笑容得體,可眼底卻縈繞著冰冷,“打你電話都沒人接。不知道今天的日子很重要嗎?快點上去吧。”

        “等……等一下……”鄔思思揮手。

        也不等她解釋什么,鄔欣然就沖著臺上叫起來,“好了好了,新娘子來了!新娘子來了!”

        一瞬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。

        所有的話,如鯁在喉,說不出來。鄔思思腳步僵硬的走上臺,周圍人的話一句都沒有聽進去,就像個聽話的木偶,目光空洞。

        “讓我們祝福這一對新人!”司儀的話兀自闖入腦海里,鄔思思渾身一個激靈,猛地甩開柏景同的手。

        “取消婚禮!”

        四個字讓原本熱鬧的場面驟然變得安靜。

        “思思,是不是沒有睡好?”柏景同溫柔又擔憂的看著鄔思思。

        身邊的小女人臉色蒼白,嘴唇不斷的顫抖。柏景同伸手將她圈在懷里,“是不是人不舒服?”

        “我沒有不舒服。”鄔思思抬頭看著男人,手握緊,掌心疼得厲害,“景同大哥,對不起,我辜負你了。”

        “思思……”柏景同松開桎梏肩膀的手,瞳仁猛地收縮。

        臺下一片嘩然。

        “你想嫁就嫁,想取消就取消。你當我們家是什么?”聲音清冷,眸子陰翳。柏景煥站在門口,一只手插著口袋。

        鄔思思深吸一口氣,可是眼底還是多了混亂,“我……”

        “鄔思思!”鄔鴻昌沉不住氣,“你今天最好給我解釋清楚,你這是想要丟誰的臉?”

        “思思,我需要解釋。”柏景同見她還在堅持,眸子暗下去,苦笑。

        他愛了她那么久,他以為她明白。沒想到……

        終究還是自己不夠努力吧。

        月臺難載相思淚

        月臺難載相思淚

        作者:落小姐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  訂婚的前一晚,她被人灌醉爬上他的床,訂婚現場,她還來不及說話,卻被拉上臺取消了婚約,她被迫遠赴美國,一走五年!五年后,她華麗歸來,誓要翻云覆雨!

  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  安徽十一选五预测